p3试机号对应码是
您的位置: 首頁 >科技 > 正文

王者榮耀日活、月活雙下降 游戲創業者機會來了

2017-10-27 16:22:22來源:

王者榮耀的別名,是“時間黑洞”。

根據第三方數據公司伽馬數據的統計,這款用戶超兩億,日活用戶超過5000萬,曾經被人民日報、新華社八次點名批評的現象級游戲,在2017年前三個季度中已經為騰訊創造了170億元的收入。

僅僅是一款英雄人物的皮膚,就能讓騰訊一天收入1.5億。近日,《王者榮耀》還宣布即將登陸美國市場。

然而任何一款游戲都有觸及天花板的時刻。近日,數據機構公司QuestMobile和極光大數據都發布了9月份移動應用市場的數據報告,這兩份報告雙雙顯示《王者榮耀》在DAU、MAU和留存上都開始出現了下降趨勢,《王者榮耀》,進入了它的瓶頸期。

較之6月份,《王者榮耀》的MAU(月活躍用戶)下降了457萬,DAU(日活躍用戶)下降了210萬。

“王者榮耀的巔峰時期已經過了。騰訊要做的是,如何維持巔峰的狀態。”業內知名的游戲玩家社區撈月狗CEO痞子狼說。撈月狗主營游戲數據和用戶社群,主要為魔獸世界、英雄聯盟(LOL)、刀塔2(DOTA2)、王者榮耀,包括現在正火的絕地大逃殺等多款網游產品建立第三方數據平臺。

在上半年王者榮耀IP大熱時,大批游戲創業者試圖作為第三方平臺搶占這個市場,創業方向涵蓋了內容、電競、數據平臺、陪玩帶打服務等等;同時,多家游戲制作團隊也已經開始布局同類MOBA(多人在線戰術競技游戲)手游。王者榮耀的觸頂,給他們帶來的會是危機,還是新的想象空間?

玩家疲憊難撼穩固地位

“最密集時,我一天能玩十幾場,大概六個小時。做夢都是血條在掉。”小蘭說。

從接觸王者榮耀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個月。可她最近已經有兩周沒有打開過游戲。“工作太忙了。”

她此前沒有游戲習慣,男朋友拉她入了“坑”。她并非《王者榮耀》“熟人社交”的個例。

“有時候上了游戲,就是為了看朋友在不在線。”王碩笑談,高中畢業五年多,玩《王者榮耀》時是和同學交流最頻繁的時間。《王者榮耀》借勢騰訊的社交屬性,把大批流量匯集到一個IP上。甚至帶動了之前毫無游戲習慣的人加入了《王者榮耀》。

那大家為什么不玩兒了?

“《王者榮耀》畢竟是手游。生命周期不會有傳統端游這么長,英雄數量也都比較少,現在也就70多個。”痞子狼此前預測,《王者榮耀》的生命周期應該在7年左右。這種預測,是基于英雄聯盟等游戲的火爆時間推斷得出的。

王者榮耀的S8賽季已經快結束。玩過了一個賽季,到了一個段位后很難有所突破后,出現棄坑(棄玩)很正常。最火熱的潮流期已經過了。

“新版本太渣,開學季到了,這些都會有影響。”天銳還是學生,他認為手游適合對自己操作不自信或者對游戲沒有那么鉆研的玩家,所以游戲本身的設置非常重要。

但目前在國內的手游市場上,王者榮耀仍舊是當之無愧的第一。9月份的MAU為1.7769億,DAU為5524萬,甩開第二名的《開心消消樂》不少。

熟知游戲產業的痞子狼并不很悲觀,傳統的MOBA類游戲例如英雄聯盟與DOTA2,剛出世時也引起了一陣風潮,也都會逐漸進入遇冷期。但隨著新英雄的推出,新版本的更新,打法的變動,也會重新喚醒一波用戶。

“很多人沒有游戲習慣。小白玩家本來很多都是玩一票就走人。目前不少三四線城市的用戶也都在玩王者榮耀,普及率已經不是問題。”痞子狼分析,王者榮耀巔峰期在上半年已經達到過了,后面需要做的是維持巔峰期。

“在出現下一個時間黑洞級的產品前,王者榮耀地位還是穩固的。”原子創投的投資總監卯升曄說。

后王者時代的電競生態圈

十一假期過后,“王者榮耀培訓班”話題躍居微博熱搜榜:有網友國慶期間參加了一個王者榮耀培訓班,歷時八天在家打游戲,從青銅直線升級到王者段位。

《王者榮耀》的火爆帶動了網絡游戲直播和代練產業的發展,也催生了手游培訓班。

大批游戲創業者試圖作為第三方平臺綁定王者榮耀的IP,除了交易陪玩外,還有大量應運而生的媒體內容、社群、周邊衍生品。新興的直播也帶火了新的產業:包括內容解說、電競等創業團隊。跑出了一套獨有的商業模式。

這是個生態圈的生意。手游一直缺乏現象級產品,而移動端的強勢和用戶碎片化的需求,注定手游一定會爆發。王者榮耀在這個時間點出現,也被其他游戲公司的上下游所注意到了。

博派資本合伙人李歐成此前表示,已經有不少的《王者榮耀》主播找上門來說有融資需求,公司也有專人挖掘《王者榮耀》系列創業的團隊。

“短期內《王者榮耀》的用戶體量和所構建的生態,可以讓現在很多公司有新的一波創業機會。”此前電競賽事綜合服務運營商VSPN的CEO滕林季介紹。但當王者榮耀觸及天花板,這會不會對他們造成影響?

痞子狼分析,很多圍繞王者榮耀IP產生的公司和業務,不會受到瓶頸的影響。一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二是《王者榮耀》最重要的IP帶來的集中流量的作用。騰訊把流量集中起來,比其他游戲公司構建IP再匯集用戶要容易得多。

撈月狗去年9月布局王者榮耀開始,陸續進行了全盤擴張。先是在電競方向購買了戰隊,參加騰訊組織的職業聯賽;同時也開始打造王者榮耀的游戲內容,包括游戲攻略、王者榮耀表情包和與電競相關的社會新聞,為了方便構建內容體系,從老牌游戲網站和傳統媒體挖來了主編做指揮。在帶練陪玩方面,也聯系了不少知名工作室,目前簽約可以接單的人在5000名左右。

“我們是游戲平臺,不管當下流行的游戲是什么,我們支持就可以了。創業者想要規避這個問題,一定不能綁定一個IP。要服務很多游戲類型的玩家,服務很多游戲廠商,才不會受限于某款游戲的生命周期。”痞子狼說。

GK電競俱樂部不久前完成了動域資本投資的近千萬人民幣的天使輪融資,且一直以《王者榮耀》為主打項目。創始人章楊以《王者榮耀》為例,比如AG俱樂部KPL已經打到人氣最高了,而下一款游戲火了,AG俱樂招人時獲取頭部選手的概率肯定會大一些,下一款電競游戲時成績自然也有保證。

“電競戰隊不會把所有雞蛋放到一個游戲項目的籃子里。游戲數據公司其實也一樣。歸根結底,還是要看有沒有形成自己的商業模式。”卯升曄對這批公司的前景依舊看好。

MOBA手游創業熱潮重現

王者榮耀帶火的,不止電競生態的創業市場,還有MOBA手游創業市場。

2015年,MOBA手游市場創業風潮漸起,但在《王者榮耀》之前,市場反響都非常一般,《王者榮耀》的前身——《全民超神》也不例外。此前的創業團隊也倒下了一批。

但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雖然市場早已經成為了紅海,但《王者榮耀》對用戶的教化,也已經有了不可小覷的作用。

《王者榮耀》公布的數據披露,注冊用戶已經達到2億,女性玩家占比超過一半。調查顯示,近八成用戶首次接觸MOBA,雖然“跟風”的用戶對品牌有多高的忠誠度還有待考量。

伽馬數據此前評價,《王者榮耀》的缺點在于,美術、世界觀等塑造IP的元素不夠突出、沒有明顯的風格化。當用戶達到疲勞期,被其他MOBA游戲分走的可能也是有的。

前不久,網易公布了一款號稱“無銘文全球公平競技”的《代號MOBA》。日前這款《代號MOBA》終于浮出水面,正式開啟了技術測試。這是以去年網易大熱的《陰陽師》為題材的MOBA游戲,所有角色均出自《陰陽師》中的式神。

這一次證明,網易又要與騰訊正面較量了,沒有人會放過體量巨大的MOBA手游的市場。

天銳之前是《陰陽師》的用戶,后期因為陰陽師卡牌游戲的規則限制選擇了棄坑。但聽說陰陽師MOBA即將推出后,表示有極大興趣去嘗試。“因為我知道陰陽師的背景,也有基礎。”

此前巔峰時期,《陰陽師》的日活也曾高達1000萬。而MOBA游戲的特色IP將成為吸引二次元用戶的一種手段。這些用戶,可能存在于《王者榮耀》的現存用戶之中。

無獨有偶,小米在不久之前也推出了MOBA手游《小米超神》,他們的細分定位則是有深度策略需求的MOBA玩家;年初時,一直做棋牌游戲的JJ比賽也成立了第一個MOBA游戲工作室——黑木工作室,準備在MOBA領域進行布局。

爆款《王者榮耀》還能被復制嗎?騰訊架構的熟人網絡已經成為了騰訊所有游戲的先發優勢,微信的流量入口和社交功能成為了所有游戲的根據地。即使《王者榮耀》用戶進入疲勞期,游戲下形成的熟人圈子卻很難被打破。《王者榮耀》一手培養起來的MOBA用戶,或許也沒那么容易被撬走。

“熟人圈子將我帶進來。其實我不愛游戲,只愛王者榮耀。”玩家小蘭說。

痞子狼同樣對突然出現繼續做MOBA游戲的團隊表示質疑。“MOBA游戲模式比較老了,現在是《絕地求生大逃殺》的吃雞游戲比較火熱。況且,MOBA市場上已經有了王者榮耀,占據了至少90%的份額,其他游戲只能共享10%。創業空間其實是有限的。”

王者榮耀的別名,是“時間黑洞”。

根據第三方數據公司伽馬數據的統計,這款用戶超兩億,日活用戶超過5000萬,曾經被人民日報、新華社八次點名批評的現象級游戲,在2017年前三個季度中已經為騰訊創造了170億元的收入。

僅僅是一款英雄人物的皮膚,就能讓騰訊一天收入1.5億。近日,《王者榮耀》還宣布即將登陸美國市場。

然而任何一款游戲都有觸及天花板的時刻。近日,數據機構公司QuestMobile和極光大數據都發布了9月份移動應用市場的數據報告,這兩份報告雙雙顯示《王者榮耀》在DAU、MAU和留存上都開始出現了下降趨勢,《王者榮耀》,進入了它的瓶頸期。

較之6月份,《王者榮耀》的MAU(月活躍用戶)下降了457萬,DAU(日活躍用戶)下降了210萬。

“王者榮耀的巔峰時期已經過了。騰訊要做的是,如何維持巔峰的狀態。”業內知名的游戲玩家社區撈月狗CEO痞子狼說。撈月狗主營游戲數據和用戶社群,主要為魔獸世界、英雄聯盟(LOL)、刀塔2(DOTA2)、王者榮耀,包括現在正火的絕地大逃殺等多款網游產品建立第三方數據平臺。

在上半年王者榮耀IP大熱時,大批游戲創業者試圖作為第三方平臺搶占這個市場,創業方向涵蓋了內容、電競、數據平臺、陪玩帶打服務等等;同時,多家游戲制作團隊也已經開始布局同類MOBA(多人在線戰術競技游戲)手游。王者榮耀的觸頂,給他們帶來的會是危機,還是新的想象空間?

玩家疲憊難撼穩固地位

“最密集時,我一天能玩十幾場,大概六個小時。做夢都是血條在掉。”小蘭說。

從接觸王者榮耀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個月。可她最近已經有兩周沒有打開過游戲。“工作太忙了。”

她此前沒有游戲習慣,男朋友拉她入了“坑”。她并非《王者榮耀》“熟人社交”的個例。

“有時候上了游戲,就是為了看朋友在不在線。”王碩笑談,高中畢業五年多,玩《王者榮耀》時是和同學交流最頻繁的時間。《王者榮耀》借勢騰訊的社交屬性,把大批流量匯集到一個IP上。甚至帶動了之前毫無游戲習慣的人加入了《王者榮耀》。

那大家為什么不玩兒了?

“《王者榮耀》畢竟是手游。生命周期不會有傳統端游這么長,英雄數量也都比較少,現在也就70多個。”痞子狼此前預測,《王者榮耀》的生命周期應該在7年左右。這種預測,是基于英雄聯盟等游戲的火爆時間推斷得出的。

王者榮耀的S8賽季已經快結束。玩過了一個賽季,到了一個段位后很難有所突破后,出現棄坑(棄玩)很正常。最火熱的潮流期已經過了。

“新版本太渣,開學季到了,這些都會有影響。”天銳還是學生,他認為手游適合對自己操作不自信或者對游戲沒有那么鉆研的玩家,所以游戲本身的設置非常重要。

但目前在國內的手游市場上,王者榮耀仍舊是當之無愧的第一。9月份的MAU為1.7769億,DAU為5524萬,甩開第二名的《開心消消樂》不少。

熟知游戲產業的痞子狼并不很悲觀,傳統的MOBA類游戲例如英雄聯盟與DOTA2,剛出世時也引起了一陣風潮,也都會逐漸進入遇冷期。但隨著新英雄的推出,新版本的更新,打法的變動,也會重新喚醒一波用戶。

“很多人沒有游戲習慣。小白玩家本來很多都是玩一票就走人。目前不少三四線城市的用戶也都在玩王者榮耀,普及率已經不是問題。”痞子狼分析,王者榮耀巔峰期在上半年已經達到過了,后面需要做的是維持巔峰期。

“在出現下一個時間黑洞級的產品前,王者榮耀地位還是穩固的。”原子創投的投資總監卯升曄說。

后王者時代的電競生態圈

十一假期過后,“王者榮耀培訓班”話題躍居微博熱搜榜:有網友國慶期間參加了一個王者榮耀培訓班,歷時八天在家打游戲,從青銅直線升級到王者段位。

《王者榮耀》的火爆帶動了網絡游戲直播和代練產業的發展,也催生了手游培訓班。

大批游戲創業者試圖作為第三方平臺綁定王者榮耀的IP,除了交易陪玩外,還有大量應運而生的媒體內容、社群、周邊衍生品。新興的直播也帶火了新的產業:包括內容解說、電競等創業團隊。跑出了一套獨有的商業模式。

這是個生態圈的生意。手游一直缺乏現象級產品,而移動端的強勢和用戶碎片化的需求,注定手游一定會爆發。王者榮耀在這個時間點出現,也被其他游戲公司的上下游所注意到了。

博派資本合伙人李歐成此前表示,已經有不少的《王者榮耀》主播找上門來說有融資需求,公司也有專人挖掘《王者榮耀》系列創業的團隊。

“短期內《王者榮耀》的用戶體量和所構建的生態,可以讓現在很多公司有新的一波創業機會。”此前電競賽事綜合服務運營商VSPN的CEO滕林季介紹。但當王者榮耀觸及天花板,這會不會對他們造成影響?

痞子狼分析,很多圍繞王者榮耀IP產生的公司和業務,不會受到瓶頸的影響。一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二是《王者榮耀》最重要的IP帶來的集中流量的作用。騰訊把流量集中起來,比其他游戲公司構建IP再匯集用戶要容易得多。

撈月狗去年9月布局王者榮耀開始,陸續進行了全盤擴張。先是在電競方向購買了戰隊,參加騰訊組織的職業聯賽;同時也開始打造王者榮耀的游戲內容,包括游戲攻略、王者榮耀表情包和與電競相關的社會新聞,為了方便構建內容體系,從老牌游戲網站和傳統媒體挖來了主編做指揮。在帶練陪玩方面,也聯系了不少知名工作室,目前簽約可以接單的人在5000名左右。

“我們是游戲平臺,不管當下流行的游戲是什么,我們支持就可以了。創業者想要規避這個問題,一定不能綁定一個IP。要服務很多游戲類型的玩家,服務很多游戲廠商,才不會受限于某款游戲的生命周期。”痞子狼說。

GK電競俱樂部不久前完成了動域資本投資的近千萬人民幣的天使輪融資,且一直以《王者榮耀》為主打項目。創始人章楊以《王者榮耀》為例,比如AG俱樂部KPL已經打到人氣最高了,而下一款游戲火了,AG俱樂招人時獲取頭部選手的概率肯定會大一些,下一款電競游戲時成績自然也有保證。

“電競戰隊不會把所有雞蛋放到一個游戲項目的籃子里。游戲數據公司其實也一樣。歸根結底,還是要看有沒有形成自己的商業模式。”卯升曄對這批公司的前景依舊看好。

MOBA手游創業熱潮重現

王者榮耀帶火的,不止電競生態的創業市場,還有MOBA手游創業市場。

2015年,MOBA手游市場創業風潮漸起,但在《王者榮耀》之前,市場反響都非常一般,《王者榮耀》的前身——《全民超神》也不例外。此前的創業團隊也倒下了一批。

但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雖然市場早已經成為了紅海,但《王者榮耀》對用戶的教化,也已經有了不可小覷的作用。

《王者榮耀》公布的數據披露,注冊用戶已經達到2億,女性玩家占比超過一半。調查顯示,近八成用戶首次接觸MOBA,雖然“跟風”的用戶對品牌有多高的忠誠度還有待考量。

伽馬數據此前評價,《王者榮耀》的缺點在于,美術、世界觀等塑造IP的元素不夠突出、沒有明顯的風格化。當用戶達到疲勞期,被其他MOBA游戲分走的可能也是有的。

前不久,網易公布了一款號稱“無銘文全球公平競技”的《代號MOBA》。日前這款《代號MOBA》終于浮出水面,正式開啟了技術測試。這是以去年網易大熱的《陰陽師》為題材的MOBA游戲,所有角色均出自《陰陽師》中的式神。

這一次證明,網易又要與騰訊正面較量了,沒有人會放過體量巨大的MOBA手游的市場。

天銳之前是《陰陽師》的用戶,后期因為陰陽師卡牌游戲的規則限制選擇了棄坑。但聽說陰陽師MOBA即將推出后,表示有極大興趣去嘗試。“因為我知道陰陽師的背景,也有基礎。”

此前巔峰時期,《陰陽師》的日活也曾高達1000萬。而MOBA游戲的特色IP將成為吸引二次元用戶的一種手段。這些用戶,可能存在于《王者榮耀》的現存用戶之中。

無獨有偶,小米在不久之前也推出了MOBA手游《小米超神》,他們的細分定位則是有深度策略需求的MOBA玩家;年初時,一直做棋牌游戲的JJ比賽也成立了第一個MOBA游戲工作室——黑木工作室,準備在MOBA領域進行布局。

爆款《王者榮耀》還能被復制嗎?騰訊架構的熟人網絡已經成為了騰訊所有游戲的先發優勢,微信的流量入口和社交功能成為了所有游戲的根據地。即使《王者榮耀》用戶進入疲勞期,游戲下形成的熟人圈子卻很難被打破。《王者榮耀》一手培養起來的MOBA用戶,或許也沒那么容易被撬走。

“熟人圈子將我帶進來。其實我不愛游戲,只愛王者榮耀。”玩家小蘭說。

痞子狼同樣對突然出現繼續做MOBA游戲的團隊表示質疑。“MOBA游戲模式比較老了,現在是《絕地求生大逃殺》的吃雞游戲比較火熱。況且,MOBA市場上已經有了王者榮耀,占據了至少90%的份額,其他游戲只能共享10%。創業空間其實是有限的。”

推薦閱讀
  • 國內
  • 社會
  • 財經
  • 娛樂
  • 體育
  • 互聯網
  • 科技
p3试机号对应码是 日本现在哪个行业最赚钱 2019最新赚钱模式 新浪棋牌送38元版 打棒球规则 竞彩比分4串1奖金封顶 海南七星彩808论坛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带坐标准版 1月5日篮彩 pk10牛牛 彩金捕鱼版下载